鸩源

深夜里无聊的思考


  又到了深夜。原本白天还昏昏欲睡,但每到这时思维总是格外活跃,特别是会想起许多以前没时间想的问题或事情。

 

 楚子航会在入睡时会把一天的事回想一遍,避免自己忘记。但这种方法并不适合我,如果我这样做的话,我会把所有事情梳理一遍,思考今天有什么事做得不够好,对明天有什么影响,我该怎么办等等。然后就会一直担心这个问题,导致精神一直处于紧张之中。



  我思考的内容很多。我有时会针对白天看的一个事情而展开来。这个事件一般是和现实生活有关,这样我就可以从各个角度来思考。问自己,如果发生了我会怎么做,虽然有时这种思考没有意义,但仍愿意耗很多时间去想它们。 

 

 再者就是在晚上想文。觉得晚上想文特别有灵感。关于文的构思和接下的情节会在脑海中源源不断地显现。但唯一的不好就是想完后第二天早上立刻忘了,丝毫没有以前的感觉,所以我会选择马上起来把它们记录下来,保留下这些文字。

   

  

有时在房间里躺着静听雨声也是一种享受。雨点落到屋檐上,不轻不重,有一种精致的美感,将内心中的焦虑和困惑全部冲洗干净,留下的是安静与祥和。


说谎者(1.0)

 病房里弥漫着浓浓的消毒药水的气味,大片大片的雪白在陆玖的眼前铺展开来,这原本是安详的颜色,却只让他感到不安和焦虑。”
  陆玖努力地思考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可是却毫无作用,他突然惊恐地发现他甚至连自己地名字都想不起来了。
  陆玖第一时间就是想到:自己可能失忆了。
  他知道电视剧里有许多这样的桥段,只是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  一阵微风拂过,使他闻到了一丝香水味,他望向气味的来源,是窗口,那里站着一个女人。
  从背影看,陆玖只能推断这是一个文静的人。她披着长长而又柔顺的头发,一直望着窗外不知在思考着什么。
  他对那个人感到了一丝熟悉感,可是一会儿就消失不见,使他重新迷茫起来。
  陆玖努力在脑海中搜寻关于她的记忆,却一直没有头绪,只有一个背影在他心中一直重复闪现。想了一会儿,他终是放弃了,这样想下去还不如直接来口问的快。

  陆玖咳了一声,她这才注意到了陆玖,急忙走过来,带着关切的微笑。
  陆玖直起身子,想问她许多问题,比如:你是谁,我又是谁,我们是什么关系,我怎么了?
  但在与她对视的一瞬间,他却说不出话来了,把所有的问题都憋了回去。
  女人走到他身旁,问道:“你感觉好点了吗?”
  “嗯。”陆玖闷闷地答道。
  她不介意地笑笑:“没事就好,医生说你没什么大碍,休养一段时间后就可以出院了。”
  说完,她站了起来,有些爱怜地看着他说:“你好好休息吧,我去告诉阿姨你醒了,他们都很担心你。”
  “等等。”陆玖拉住了她,女人转过头来,疑惑地望着他。
  陆玖看着她,低声问道:“我是谁?”
  她睁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地说:“你不知道吗?你自己的名字?”
  陆玖摇了摇头:“我可能失忆了,拜托请告诉我。”
  女人坐下来,认真地看着他,想确认一下真假,过了几秒,她相信了,因为陆玖的眼神里充满了迷茫,这是装不出来的。
  于是,她慢慢地说:“你叫陆玖,我叫苏旖婷,是你的女朋友,你在工作中没有任何原因地晕倒了,有人把你送到了医院。”
  她仿佛抑制不住惊讶,捂住了嘴,不发一言。
  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重新站了起来,说道:“我们先不要告诉你的家人,不然他们会担心你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说完,她想起了什么,起身按了下床头的按钮,解释说:“这件事总是要告诉医生吧,听听医生的意见说不定对你的回忆有好处。”
  陆玖点了点头,有些疲惫地把头靠在墙上,等待着医生的到来。

 


  虽然陆玖知道了他是谁,可他却感觉自己一直放不下心中的疑问。
  他觉得自己的女朋友应该是一个纯净的人,身上有花一般的香味,笑起来有两个浅浅的酒窝。
  她还应该穿白色的长裙,柔柔的才对。
  可是他为什么知道这么清楚?不是应该忘了吗?那个忘记的爱人。

 -TBC-